2017年第十四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

产业升级转型的下一步:花博梦想馆的启示

本期点评人:皇甫晓涛教授
来源: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14-06-24

当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从GDP的成长转向追求高附加价值的21世纪第二个十年,台商在海峡两岸政策迷航十年后,升级转型的契机已在经济部技术处的推动下,悄悄于中国台北“国际花卉博览会”(以下简称花博)的梦想馆中萌芽,其标杆效应对于大陆产业的升级转型也具有极重要的启发。中国其他地区借鉴中国台湾的产业发展瓶颈,于2010年8月16日由国务院11个部门联合颁布《关于促进工业设计发展的若干指导意见》,致力于以设计提升产业的附加价值,并由工业及信息化部推动相关工作的进行。设计在海峡两岸、甚至全球似乎位居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枢纽位置,中国台湾自2002年开始推动文化创意产业之发展,喊出“文化产业化、产业文化化”的目标,在花博梦想馆中看到了设计的领航功能,也看到了产业升级转型的曙光。

设计思维

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是近年来窜红的一种实务方法,谈的不只是设计,而是透过一连串创意大胆的实作课程,来解放一般人惯用的分析逻辑性思维,进而发想出新产品与新服务的一种方式。

台湾有关当局也善于掌握潮流,陆续在法人科专中尝试借由更多有助于提升附加价值的手法引导创新流程。传统产业创新联盟为结合不同属性的研发法人进行跨域合作、探索跨域创新的起步,科技设计加值联盟则为累积过去创新尝试后所提出的新论述“科技美学”以及其具体实践的专案计划。不断的创新突破虽尚未引发中国台湾产业的全面性创新变革,但快速接轨国际经营管理的趋势已经松动过完全以工程与科技主导的台湾创新,加入人才与管理机制,填补过去中国台湾厂商过去工程导向的缺口,使中国台湾厂商的产品与服务能大步迈向体验经济的高值化发展。中国台北市举办的“花博会”中最引人注目、也最能牵动对产业升级转型的遐想者非“梦想馆”莫属。

花博与梦想馆

由中国台湾首次申办的“2010台北国际花卉博览会”在2010年11月6日至2011年4月25日期间举办,这是中国台湾的园艺产业首度以领航之姿站上世界舞台。“梦想馆”座落于中国台北市的新生公园内,是“2010台北国际花卉博览会”各展馆中,唯一展现中国台湾尖端科技的数位互动展馆。由台北市有关单位委托工研院负责规划,结合工研院最新研发的重点尖端技术与国内艺术家的创意,赋予科技崭新的应用机会。

在梦想馆呈现的尖端技术,内容突显3D立体影像、即时互动、轻薄、挠曲或高灵敏度等特点,强调丰富感官体验的科技,打造充满想象力的故事空间,将带给观众充满无比惊奇效果的感官旅程。这些令全球惊艳的科技应用,包括能交叠感测区且体积超小的超高频RFID读取器,挑战极限的大曲面可调光电控液晶玻璃,前所未见的65寸直立式多视域裸眼立体显示器,将超宽频UWB感测应用在非接触式生理监控的互动技术,以及超大尺寸的可挠式超薄软性扬声器。

大厅的主题为“序曲”,意喻旅程的起点。在大厅里,观众可依个人喜好,领取内嵌RFID标签的智慧手环,此手环将纪录观众在展馆内的行为,并在旅程的最后,根据个人参观行为,“召唤”出独一无二的花朵。大厅将展现宽达六米的巨型动力机械花朵“绽放”,以及数百片由工研院研发的薄如纸片的可挠式超薄软性扬声器串接而成的森林隧道,模拟“大地的声音”,巨型机械花与紧紧包裹着的重重叶片,在灯光烘托下,花朵开阖间,流转出视听感官齐扬之美。

在主题为“多样”的一厅,观众站在大尺寸直立式荧幕前,不需佩戴特殊眼镜,即能看到逼真的3D立体影像,并与画面中多种台湾特有植物进行同步互动,感受多样惊奇。进入主题为“互利”的二厅,观众将化身成昆虫,穿梭在花瓣迷宫间,穿越雄蕊通道,身上沾满花粉,最后完成授粉,开启生命之钥。三厅的主题为“共融”,在360度环型剧场中,影像快速穿梭位移,观众将深刻感受影像逼近的冲击感。旅程的最后进入四厅“爱与梦想”,观众配戴的RFID智慧手环已完成全程运算,穿过“花械花开”之花海,观众将可召唤出个人专属的花朵,将它栽种在城市花园里,用爱让每个人的梦想成真,也为民众的梦想之旅留下美丽的记忆。最后,以几米作品《躲进世界的角落》为文本,观众将穿过彷彿从绘本里走出来,攀沿在四根大梁柱上的巨大立体花朵与彩绘墙,走进机械装置与动画影像营造出的奇想故事中。

花博梦想馆的四重两难

(1)艺术性或大众趣味间的两难

制作人袁乃娟在接下梦想馆的时候,她对自己有一个期许,她希望让更多的人能够接触到科技艺术。所以,她对梦想馆在艺术性的高度是有期待的。但博览会毕竟是普罗大众的一个盛会,需要面对各个年龄层的观众。博览会其实是一个家庭式的观赏行为,所以大众趣味是不能被忽略的。在艺术性跟大众趣味之间,袁乃娟要如何找到一个黄金交叉点,也是在规划过程中不断反思的。这应该是在文化创意发展成为产业的过程中最严肃的课题,布尔乔亚与波西米亚的争辩虽不应再纠缠不清,但似乎这种二元的挣扎仍难避免。

(2)体验经济与规模经济间的两难

互动要做到什么样的程度?一开始团队就把展馆定位成一个高度体验性的展馆。观众进入这个展馆之后,要跟整个空间、跟所有的展示物件展开互动,去感受一种深层的体验。倘若互动的程度太高,则会影响人的流量,但若互动的程度太低,又无法产生一种人跟环境之间对话跟沟通的可能性。所以互动的程度也是一个高度需要琢磨的面向。

要创造怎样的观众情绪?任何一个作品发展的过程都希望能够达到一定的效果。在梦想馆开幕以后,制作人袁乃娟每天都去站在最后一关,每一个人走到最后一关要把手上的手环摘下来,投入一个机器里,这个机器会印出一张花梦小卡。令袁乃娟高兴的是看到每一个观众都有笑容,那就表示说制作团队对观众情绪的掌握是相当成功的。观众进了展馆,当他离开的时候,心里一定要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为了要争取观众的感动,漏夜排队、大排长龙固然是另一种“饥渴行销”的体现,但也难掩规模上的缺憾,让许多未能入馆参观的民众失望,造成负面的体验。

(3)技术成熟度与时间尺度间的两难

历经展馆两年半的规划,到实际展出时已有两年半时间落差,加上展出的半年,时间尺度的超前是非常关键的。如果你在最初选的技术不是尖端的技术,到两年半以后,那它一定是一个很落后的技术。可是选择很尖端的技术,就要面临到reliability的挑战。谨举电控液晶玻璃的应用为例说明其间的艰辛。电控液晶玻璃透过其通电跟不通电能够改变结构,制造出一种灰阶的通透性。制作团队认为此可以作为说故事、形塑情境的工具,达到一种美感、探索性和悬疑性。刚开始的时候执行团队做了十八片的加八片备品。结果在试营运期间十八片就全坏,且备品不够。执行团队赶快进炉去烧,但悬吊起来后没多久通透性又没有了。但制作团队已经告诉全世界的人说:“我们这个展馆里面用了五项世界第一的技术,其中第一个技术就叫做大面积的电控液晶玻璃。”,所以没有办法硬着头皮要上。所以制作团队就经过一番折腾把这十八片玻璃勉强装上去。但是十八片里面只有八片有通透的效果,也只能见招拆招,随着展期,不断重新烧制替换。挑战技术的极限是制作团队愿意做的、也是制作团队想做的,但考虑到展馆的长期营运,在时间尺度上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4)挑战技术限制与体验稳定度间的两难

花博必须历经六个月的营运,展馆在营运期间的稳定度非常重要。梦想馆最严重的一次是从早上的十点当机到晚上的十点,那次制作单位承受了很大、很大的折磨。当时并非整个展馆都当机,而是在最后花梦小卡出现不明原因的当机。梦想馆的观众从早上六、七点就去那里排队,等着进去领一张预约券,对展馆抱着很高的期望,所以领到一张黑卡片时是很愤怒的。当机那天所有的观众都坐在地上不肯走,任何的解释与道歉都无济于事,最后承诺他们会用一些方式来弥补他们,才把观众送出去。所以在展馆里面,技术的稳定度是非常重要的,若将情境切换至产品或服务的交易,体验对退货或其它产品责任的挑战是无庸置疑的!

管理跨领域团队

就创作层面观之,如何让不同背景的团队成员有所妥协,但是大家都可以快乐地进行创作?这是袁乃娟最痛苦的一件环节。因为在梦想馆的这个案子里有273位工作人员一起工作了长达两年半的时间,个个都是创作精英:设计界的精英、艺术界的精英、工程界的精英,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创作的欲望。但是在这样一个高度需要集体意志的创作过程中,每一个人的创作欲望与每一个人创作表现的能力和空间,都必须经历适当地被压抑、被妥协和被控制,因为这是一个思辩与取舍的艰辛过程,困难的是团队成员间对彼此的了解、同理与信任,磨合(或冲突)、激荡与创作几乎是同步在进行的,如何保持创作进行的极致化又不致脱序到解体的地步,这种高难度的平衡是每天都在面对的挑战。

浮现的策略执行

近年来在全球变化多端的经营环境中,浮现策略(Emergent Strategy)成为与实务较接近的选项。从花博梦想馆的理想性格中,往往牺牲的是对现实的关照;在四个展馆的故事铺陈中,面对的是科技如何配合情境、呈现效果?这些且战且走的经历充分体现了浮现的策略过程。梦想馆的成功并非事先高瞻远瞩的精细规划,而是一步一脚印、辛苦的创作历程,即便延展到展期,各种不确定仍然伴随在各种惊喜与惊吓中发生,正如创新的不确定!

中国与中国台湾在快速跟随(Fast Follower)的策略中分别历经了三十年与六十年的工业发展,但也在期间经历了产业转型的压力与实践,中国台湾在产业演化的历程上看似超前,许多经验足堪借鉴,但中国的产业发展也展现了其独特的机会与挑战。当海峡两岸的资讯电子产业正要从这个典范转移中回过神来之际,“花博梦想馆”的尝试与成就代表了华人在创新上的新契机。如何以设计思维整合企业资源,从事高附加价值的经济活动,将是企业升级转型、也是华商逐鹿全球的关键!这不仅是文化创意产业的关键,也是所有产业的关键!

 

本期创意故事,皇甫晓涛教授做了如下点评:

在会展中利用影像和新媒体技术是必然趋势,能够促进各种主题的会展业发展。协同创新,跨领域管理,想做出精致作品要汇集各领域要素,要求团队融合较好。创意产业有个矛盾,用技术来复制内容,又要有不同的创意和体验,台湾受日本影响更多,做事求精致,高雅文产叫精致文产,行业划分细致,追求创新和艺术很严谨。想要做好体验和梦想相关的主题体验馆必须具有艺术和人文的想象空间,台湾花博会依托的想象基础是大自然,而依托于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我们将来可以进行更强大的人文的塑造,有人文参与的体验馆会有更强的规模经济效应。中国将来的体验馆可以做的更加气势磅礴。我自己有两个建议,一是可以做被誉为“孤篇压倒全唐”的名诗《春江花月夜》的主题体验影像馆,江水、花林、明月、海潮等描绘的诗意元素可以经由科技手段被展现出来,配上盛唐时的音乐,让参观者进行多维的体验。感受到的不仅是属于唐代的美好景象,甚至也不只是盛唐气象,更多的是中国人俯仰宇宙的哲学观念。二是洛阳女神的主题体验馆,女神这个因为洛神赋而被大家熟知的人物形象,之所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是因为其象征了历经多年战乱和流离之后一瞬间的安静,从此开始安定下来,繁衍生息,这是女神崇拜背后的本质文化内涵。这样的女神才是有生命力的,而不是像现在的洛阳女神展览,女神给人的形象只是笑容和唱歌跳舞。

(本案例选自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的《百年文创力——文化创意产业案例集》,图片由《两岸传媒》提供)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请使用IE7浏览器兼容性视图浏览 京ICP备10033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