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十四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

魏鹏举 创意时代才开冰山一角

来源:成都日报  作者:吴亦铮  发布时间:2014-10-22
从幽默的电视真人秀到震撼的院线大片,从唯美的摄影作品再到创意十足的工业设计……一方面人们对文化产品提出了更高的审美和需求,而文化产品的发展与创新也改变着老百姓的生活。日前,文化产业方面颇有建树的学者魏鹏举做客金沙讲坛,为成都市民讲述国内外文化产业的现状和前瞻。
 
魏鹏举,现任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文化部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创)主任,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与政策协同创新中心”责任人。2011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兼任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研究员。出版《文化产业投融资》等专著。
 
谈起文化产业所具有的强大生命力,魏鹏举先生在演讲中用苹果公司作为范例,这让人颇感意外。一直以来,苹果公司虽然赚钱,但在大多数人心目中,它依旧是一个科技企业,似乎与文化产业不太靠得上边。但在他看来,苹果公司其实早已脱离了传统IT企业范畴,而成了一个真正的创意公司,它能获得世界瞩目的“吸金能力”,则是文化产业在现代发展中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成果。
 
魏鹏举讲到,在2007年左右,苹果的产品在国内还没有真正流行起来,而走在美国街头,他却发现很多年轻人都戴着苹果的产品,iPod那白色的耳机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让他感到很意外,因为从技术角度来看,当时苹果的产品并不比IBM的更好,但它确实更漂亮,更简洁,更美观,更人性化。这代表什么?这是苹果开始主打创意,进军文化产业的典型表现。时至今日,苹果的产品已风靡全世界,无论是iPhone还是iPad,都融入了苹果式的美学创意,说明现代工业已和文化产业水乳交融,从某种意义上已变成创意产业了。
 
魏鹏举指出,我国一直是文化大国,拥有海量的文化资源,虽然我们在文化产业发展上起步相对较晚,但潜力巨大。从近年来看,文化产业的发展速度也明显高于整个GDP增长速度。我们应该看到,文化产业将成为今后我国经济发展的重点,其优势无疑是多元化的。一方面,文化产业具有绿色、环保等知识密集型产业的特点;另一方面,文化产业对其他产业也具有极强的辐射和带动作用,能够让世界更深入地认识中国,接触中国的文化。
 
文化产业改变社会生活
 
追溯文化产业发展的起点,最早可以追溯到1450年德国人古登堡发明了印刷机,古登堡也因此成为影响全人类最深远的发明家。相比之前的印刷术,古登堡的印刷机拥有不易磨损、排版更便捷等特点,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书籍印刷成本大规模下降,销售量大规模提升。此后,以图书印刷为代表的文化产业拥有了巨大的经济潜力,大量的资金注入,带动了文化产业的起步和发展。
 
时至今日,文化产业已渗透进了市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现代广告。无论我们走在大街上,还是在工作生活的场所,这些广告都围绕在我们身边,为我们传递着各种各样的信息,而且不少创意十足的广告不仅能够表达其承载的宣传意义,同时也能为我们带来话题和美感。在某种意义来说,广告已成为人们获取外界信息的一个渠道,在生活中变得不可或缺。
 
除了广告,还有一种文化产业的衍生物也值得关注,那就是连锁餐饮。比如说在国内流行的肯德基和麦当劳,和我国的餐饮文化相比,这些洋快餐无论在形式还是口味上,都显得相对简单,但却能吸引大量的消费者,为什么?其实,大多数消费者并非是因为洋快餐有多美味,而更多的是在体验一种全球流行的生活方式,一种文化氛围。
 
比如近年来流行的“韩流”。有一组数据显示,韩国电视剧《大长今》热播的那一年,中国对韩进口增加了24.5%,因为大长今,我们对韩国熟悉了,喜欢了,感到亲切了,韩国的东西自然就大卖了。随着更多的韩国电视剧在国内热播,这种文化拉动经济的动力表现得更加明显,前段时间《来自星星的你》热播,“啤酒加炸鸡”热卖也是文化产业带动社会生活变化的典型表现。
 
逆势而上,成经济新增长点
 
纵观文化产业发展历程,其增长规律具有逆势而上的特点。究其原因,在于它能够为人们带来欢乐,带来精神充实,带来希望。这些特点在国家处于经济低谷期时,显得更加重要。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处于大萧条时期,50%以上的人失业,这时候美国的电影以喜剧为主,为处于困境中的人们带来欢乐与希望。以秀兰·邓波儿为代表的喜剧演员得到了美国人民的喜爱,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也公开赞扬秀兰·邓波儿为千千万万人带来了微笑。罗斯福这个评价,用在对文化产业评价上非常恰当。
 
在今天,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文化产业发展已成为经济增长的新爆发点。在美国,文化产业被称为版权产业,据美国一家权威机构2014年调研数据显示,美国全部版权产业占GDP比重从2009年11.03%上升到2012年11.25%,虽然表面上看来,数据增长并不明显,但这段时期正好是美国以及欧洲出现非常严重的经济下滑时期,面对其他经济门类总体下滑的趋势,文化类的版权产业却稳步上升,而且在GDP中所占比例相当大。正是因为如此,去年奥巴马访问梦工厂时,称好莱坞是美国经济的引擎。
 
无独有偶,英国的文化产业也在其GDP中占着极为重要的地位。早在1987年,英国体育产业就已超过汽车制造和建造工业。时至今日,英国音乐产业产值在出口净收益中比钢铁产业还要高,英国音乐人组成的工会规模比英国煤矿工业工会还要大,而英国的贝克汉姆夫妇已成为全世界最赚钱的人。这一切都说明,在发达国家,文化产业不仅赚钱,更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文化产业为城市注入新活力
 
一个国家、一个城市对外表现出的形象,直接决定着它在人们心中的印象和认知。因此这些国家和城市才会将自然景观、人文景观汇聚到一起,打造出属于自己的特色名片。综合来看,这依然是文化产业的体现形式。
 
美国纽约的SOHO区,曾经是一个老工业区,随着重工业逐渐衰落,越来越多的流浪艺术家汇聚到SOHO区,慢慢地,这里重新有了吸引力,成为纽约最时尚的一个地方。这种工业化和艺术结合的文化产业,组成了后现代意义上的时尚。无独有偶,德国的鲁尔区也存在着类似情况,作为上世纪中前期欧洲工业最发达的地区,鲁尔区曾遭受严重的城市污染,而在今天,鲁尔区早已不见昔日的工业喧嚣,在加入现代创意元素后,它变成了一个工业旅游区,并在2010年被评选为欧洲文化之都。
 
北京的798和纽约SOHO区、德国鲁尔区颇为相似,那里曾经也是老工业区,在重工业逐渐迁出后,那里变成了整个北京甚至全中国最时尚、最具人文吸引力的地方,无论是艺术家聚会,还是新品发布会,很多都选在798举办,为北京无形中增添了一道新的城市名片。
 
在成都,也有类似的地方,比如东郊记忆就是一个很有特色的人文景观,它将工业元素与现代时尚元素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集合音乐、美术、戏剧、摄影等文化形态的多元文化园区,目前已经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这些都是文化产业发展为城市和地区带来新活力的范例。
 
中国文化产业必须走出去
 
我国的文化产业发展,是从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真正起步的。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流行文化借助商业的力量逐渐进来,国民的文化空间也开始越来越多样、丰富,文化市场开始逐渐形成。到了90年代,文化产业开始受到全国人民的关注,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渴望》的热播。1991年,50集电视剧《渴望》轰动全国,收视率超过90%,这个数据在今天绝对是天文数字,同时也表明,中国人是非常需要文化产品的,尤其是多元化的文化产品。2010年以后,中国的文化发展越来越迅速,文化产品也越来越多。现在一个电视节目,如《爸爸去哪儿》,能达到3%-4%就已经是超级热门了,这表明什么?正好说明改革开放后我国文化产业的数量和质量正在几何级的增长。
 
在文化输出上,我国的文化贸易也迎来了一次跨越式的发展。我们的核心文化产品出口连续多年快速增长,文化产品出口一直保持顺差,中国文化产品在全世界文化贸易里占举足轻重的地位。无论是在欧美,还是亚太地区,当地销售的艺术品、玩具等文化产品都是中国出品,而且不少还带有丰富的中国元素,比如熊猫、丝绸等。
 
不过需要引起重视的是,虽然在硬方面,也就是产品上中国是出口大国,但是在软方面,也就是内容版权上,中国还存在短板。近年来,中国在版权的引进输出方面显然存在明显的逆差,从2005年到2012年,引进版权数达到17589种,而输出则只有9365种,虽然文化内容输出在近两年里增势加速明显,但相比引进来说差距还是很大。所以中国要获得世界的认知,文化产品必须走出去,文化企业必须走出去,文化资本也必须走出去。
 
互联网时代带来巨大机遇
 
目前我国的文化产业发展正面临一个巨大的机遇,那就是互联网时代带来的巨大市场空间。以在线艺术品交易为例,原本艺术品只能在一级市场拍卖,二级市场现场交易,但互联网的普及打通了物理意义上的距离,使艺术品在线拍卖成为新的文化交流热点,数据统计显示,2013年上半年通过网上交易的艺术品成交额接近30亿元,超过2012年全年成交额。
 
此外,互联网的融资在文化产业发展上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利好。以娱乐宝为例,在今年3月第一期上市时,融资7300万元,其中4部电影因此受益;6月第二期上市时,融资9200万元,受益电影数量提高到了5部;当9月第三期上市时,已经融资了1个亿,合作对象则是“中国梦之声”。娱乐宝和“中国梦之声”的合作,不仅让“中国梦之声”名声大噪,也进一步提高了娱乐宝自身的知名度和吸引力。现在文化产业融资的互联网化,远远比传统意义上的银行更加方便快捷,也更具前瞻性和综合效应,对于文化产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这些只是互联网为文化产业发展带来便利中的冰山一角。正由于互联网为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打开了一个巨大空间,才让我国的文化产业发展拥有了更高的起点。虽然目前我国文化产业和发达国家相比,仍处于总体滞后的状态,但在国家政策和市场需求的双重推动下,我国的文化产业无疑将经历跨越式的发展。
 
 
版权所有©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 请使用IE7浏览器兼容性视图浏览 京ICP备10033765号